偶像金鐘加持 不敵《甄嬛》4次重播

作者: 【文/林軒如;攝影/江祐任】 | 明報周刊 – 2012年12月26日 下午10:29

今年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在金鐘獎創下偶像劇史上奪金最高比例,但大陸劇《後宮甄嬛傳》爆紅,半年內4次重播仍不退燒,也讓土本戲劇的隱憂一一浮現。

台灣戲劇市場百花齊放,電視台投入上億資金打造古裝、時裝劇攝影棚,開設戲劇新時段,偶像劇一部一部拍,擺脫了戲劇圈長久低迷的景象,今年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在金鐘獎創下偶像劇史上奪金最高比例,看似一片欣欣向榮,但今年大陸劇《後宮甄嬛傳》爆紅,連藝人都瘋迷,半年內4次重播仍不退燒,也讓土本戲劇的隱憂一一浮現。

去年《步步驚心》爆紅,讓清宮劇發燒,今年3月華視首播《後宮甄嬛傳》,更是延續風潮,之後在緯來重播,收視一飛沖天。該戲半年內重播4次,收視如倒吃甘蔗,越播越香,不只觀眾愛看,連演藝圈也颳起「後宮旋風」,《後宮》粉絲如王菲、蔡依林、張惠妹、江蕙、陶晶瑩,紛紛把「本宮」、「萬福金安」等台詞掛在嘴上,「嬛嬛」效應之大,是前所未有的現象,讓曾經引領戲劇潮流的台灣望其項背,戲劇人也不免失落。

《流星花園》編劇毛訓容覺得兩岸編劇素養及成長背景不同,若要她寫,恐怕一輩子也寫不出《甄嬛傳》這樣的劇本,此話經過媒體報導,引起不小震盪,也點出台灣戲劇圈面臨人才流失、軟體硬不足的窘境。

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金鐘編劇徐譽庭覺得,《甄嬛傳》最初在華視首播時收視也還好,一旦話題被炒起來,成為流行,大家就開始追戲,「人性難免追求流行,因為大家都在談,若不想被淘汰,追戲就成了一種熱潮。」

徐譽庭說:「環境蕭條,製作費被壓縮,歷史古裝劇沒法在台灣拍,如果想做就要兩岸合作,台灣環境也不適合歷史性的東西。」她覺得現今人民苦悶,《甄嬛傳》中的鉤心鬥角,反倒讓人們有機會可以發洩內心的黑暗面。

編劇企圖從劇本同中求變,《花是愛》跳脫「高、富、帥」,講述一個花心渣男的故事,徐譽庭大膽創作並執導的《罪美麗》,用3個酒家女撫養棄嬰,討論人生會面臨到的各類問題,《前男友》講述女孩在遇上前男友後的心路故事,《給愛麗絲的奇蹟》拍攝手法創新、題材新穎,但精緻質感卻統統沒有反應在收視上,未能引起廣泛討論的話題。

八大行銷總監蔡妃喬則覺得戲劇要引起話題,題材新鮮度和深度很重要,「『高、富、帥』是一個議題,如果只是光談情,就顯現不出厚實度,要如何寫出這個故事的深度,掌握人物個性的精準度,才是重點。」偶像劇想跳脫老梗框架,卻沒有市場,如何做到叫好又叫座,值得深思。

除了劇本,台灣演員也出現斷層,不少演員演紅了戲,就往大陸發展,長期在大陸發展的「資深偶像」林志穎就坦承台灣演員流失嚴重。台灣劇組試圖找新鮮的組合培養新星,例如,《白色之戀》謝欣穎和鳳小岳,《罪美麗》林辰唏、莫子儀都是從電影圈回流戲劇圈,《真愛趁現在》陳庭妮和胡宇威的俊男美女搭配,但不少新演員首次演戲就獨挑大梁,演技難免生澀,要撐起整部戲不容易。

從模特兒轉戰戲劇有成的溫昇豪語重心長點出,台灣演員的工時和薪資比例和大陸差異甚大,「台灣的拍戲環境其實很好,但為什麼這麼多人一部戲紅了就想去海外賺錢,為什麼不留在原鄉打拚,如果海外是高價請你去拍戲,就你是代表台灣演員,如果為了生存,海外也當你是過客,這(人才流失)問題是否值得討論。」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