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柏霖 就愛唱反調

作者: 【文/李雨勳;攝影/鄒瑋 攝影協力 江祐任】 | 明報周刊 – 2013年1月23日 下午1:30

陳柏霖就愛唱反調!問他開公司當老闆的心境,他又表明不想多談,「講這些背後甘苦,太娘了。」原來,對程又青百依百順的「李大仁」只發生在戲裡,現實中可沒那麼好搞定!

陳柏霖就愛唱反調!以偶像劇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拿下金鐘獎最佳男演員,說他翻紅,他不認同,強調只是事業放回台灣罷了。連在新片《變身》中扮演一名超人演員,聊到男生都想當無敵超人保護女生,他卻說自小從沒英雄夢,當個「被需要的人」比較重要。換個話題,問他開公司當老闆的心境,他又表明不想多談,「講這些背後甘苦,太娘了。」原來,對程又青百依百順的「李大仁」只發生在戲裡,現實中可沒那麼好搞定!

想到陳柏霖,第一印象就是長得帥,但他並非空有外表,休閒時愛看書,像是法國作家卡繆(Abert Camus)充滿哲學思想的小說,都是他的最愛。看書讓他學會思考,也變得很有主見,有時旁人笑他想太多,他會回說:「想很多,我可以選擇想少一點;想少一點的人,就不能選擇想很多。」也因此一般世俗認為,他常有獨排眾議的見解,總之想法就是與眾不同。

像是出道10年,好不容易因《我可能不會愛你》的深情「李大仁」一角,陳柏霖的演技才真正被看見,外界以「翻紅」來形容,他卻覺得紅不紅、拿不拿獎,對他而言不管是事業還是生活,都沒什麼差別,「以前我把重心放在大陸、香港、日本,只不過現在回到台灣。這些東西(紅不紅)都是別人解讀的,自己感受比較重要。」但人氣高漲是事實,打開電視都是他的廣告身影,與往日相比,代言曝光量的確爆增許多。

但陳柏霖依舊不認人氣回春,直呼以前也是忙到不可開交,只是他沒有到處嚷嚷在忙什麼,大家也沒特別發現而已,「我之前在大陸活動很多耶,就像開巡迴演唱會,人不能分身,選擇在哪裡就在那裡把事情做好。」他笑說,現在換成大陸媒體在講陳柏霖怎麼不見了,日媒、港媒也是在問陳柏霖去哪兒了,「為什麼桂綸鎂就沒有被說(翻紅)?只因她一直在台灣都有作品啊。」

小鎂像妹妹不是程又青

說到桂綸鎂(小鎂),兩人合演《藍色大門》出道成名,去年陳柏霖先拿下金鐘獎,接著桂綸鎂以《女朋友。男朋友》獲得金馬影后的肯定,日本導演岩井俊二看著他們一路成長,在微博留言祝福道:「看你們互相追逐,就像在《藍色大門》裡面一樣。」陳柏霖直言與小鎂冥冥之中有著注定的緣分,「她得獎隔天,我們與易智言導演見面,談談已經10幾年過去(《藍色大門》之後)了,要趕快再來合作一部片了。」

陳柏霖不管是工作還是感情上的問題,都會跟小鎂討論,彼此間沒有秘密,關係如同李大仁之於程又青,兩人難道沒有一絲絲的男女情感嗎?他大笑回說:「她真的是像家人啦!」他列出理想的另一伴要可以一起聊天十幾個小時也不尷尬、與他在一起十幾個小時不說話也不尷尬的女生,反問他:「啊,桂綸鎂不就是?」他不置可否道:「對耶,但她有男朋友啊!我跟戴導(戴立忍)也很好,我跟她真的不可能啦,那種感覺就像是跟我妹怎麼樣,很怪耶!」還說與小鎂熟到如果哪天對方要結婚了,他會很想笑,「好啦,如果她結婚了,我願意當她的伴郎啦。」

只想等人來救

不想持續談論小鎂,陳柏霖要求多聊一些新片《變身》的話題,他飾演一名過氣的超人演員,本想他可藉此滿足男生一般會有的超人英雄夢,沒想到他卻說:「我沒有這種夢想(當超人)耶,我等人來救我就好啦!我不是逞凶鬥狠的人,我喜歡當軍師啦!」他解釋比起當超人拯救世界,寧可當成一個「被需要的人」,不靠蠻力而是用腦力化解危機,「就像阿湯哥電影裡他所保護的天才,那個天才可能會製作炸彈、做出聰明的東西,我想當那個天才。」

陳柏霖自認不可能當動作片明星,因拍打戲跑來跑去很累,連在《變身》需要簡單的打鬥鏡頭,他也請替身上陣,他表示這種差事還是交給好友房祖名的老爸成龍大哥就好,「拍《十二生肖》時,Uncle(成龍)問我:『你要打嗎?』我回說我沒肌肉,不要打啦!他就說:『那你演人質,我來救你好了。』哈哈。」他自嘲拳腳功夫很遜,也不迷戀練出八塊肌,「我練不出來,沒有毅力啊!我喜歡skinny style,反正我沒有在追求肌肉,我不喜歡衣服穿起來很繃,我喜歡瘦就好。」

投資談甘苦不夠man

《變身》是麻吉大哥黃立成第一部投資的電影,陳柏霖連片酬都沒問就接拍,「真兄弟不會弄爛東西給你演,我只問開拍時間,沒事就拍吧!」透過房祖名,他認識了黃立成,幾個男生常去派對玩樂,現在則一起玩電影,「我小時候看LA.Boyz長大的,現在一起拍電影、當好朋友,好不可思議。」他力挺好友鞠躬盡瘁,不計形象搞笑外,去年5月拍攝時,他天天穿上超人裝上工,差點中暑,「真的很熱,我要先穿上黑色打底的衣服,再一片一片把盔甲穿上去,還有領巾,全身包到密不透氣。我這個人不太流汗的,每次換下衣服都是溼的,真的很誇張。」

黃立成花費近億一圓電影夢,壓力大到睡不著,陳柏霖感受深刻,「他是很free style的人,到了片場就變得很緊張,每一天拍完就會test我:『那一場怎麼樣?如果怎麼樣會更好?』之類的一直問。」他自己也當老闆、簽新人,未來也要投資拍電影,黃立成的壓力他感同深受,「但我選擇不聊這種懦弱的話題,不man了。比如我有八塊腹肌,每天講幾個小時練仰臥起坐,這樣很娘啊!有些東西(經營甘苦)自己消化與吸收就好。」

以往,陳柏霖給人談戀愛重於工作的印象,演戲不若緋聞來得受注目,他承認自己無法一心二用,做每一件事都要很專心,談戀愛也是,像現在他就專心工作,與香港名模女友Mandy分手後,已經兩年多沒戀愛了,「(談戀愛)機會是一定有啊,只是你要不要而已,就跟工作一樣,你看我那麼忙,哪有空交女友。」剛出道時,他因外型俊俏,被冠上「小金城武」的封號,如今演技受到肯定,走出自我特色,邁入30歲的他越來越壯大,也更有幹勁,「我對電影充滿熱情,我還想當監製或編劇,與電影有關的東西,我都想參與。」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