耍蠢 楊祐寧 戲裡戲外

自由時報 – 2013年1月25日 上午4:26

楊祐寧從電影「17歲的天空」得到金馬新人獎,陽光無敵、青春正好是他的標誌,電視劇「孽子」和「聖稜的星光」奠定他清新派風格,之後他去當兵,再回演藝圈,剛滿30歲順利重返偶像行列,現卻在電影「大尾鱸鰻」裡耍蠢耍白癡,他說男生無論到多大內心都有個幼稚的小男生,無論多清新、多陽光又有多酷的男人全都一樣。

搞笑 演起來很爽

這聽起來彷彿韓劇「紳士的品格」劇情,張東健等4個熟男帥哥聚在一起就會做幼稚白癡的事,想想楊祐寧加張孝全,再加上他和陳柏霖也是好友,這幾咖加一起不正是young版「紳士的品格」。

楊祐寧說:「『大尾鱸鰻』講男主角從小就有英雄夢,誤打誤撞惹到豬哥亮演的黑道大哥,接著做出一堆蠢事。大家一直覺得我清新,其實我超喜歡做蠢事,想讓大家看到真實的樣子――就有點幼稚,又愛做蠢事的搞笑個性。比如戲中我想要身懷絕技,逞英雄,就一天到晚在巷子練功,還去向狗挑釁……其實我小時候真的看完武俠小說,就會在書桌床上跳來跳去,練輕功,劇情真的就是小時候的經驗。」

「大家都覺得我陽光,運動,清新,但我一直想拍喜劇,比如『前男友』前段就是喜劇,然後之前拍微電影,演一個下流的男人,戲裡的男人在一起都會開『性』的玩笑,這很生活化啊,演起來很爽,一點也沒有偶像包袱,我就想再突破、可以更誇張搞笑,『大尾鱸鰻』就上門了。」

幼稚 當哥們瘋在一起

他坦承私底下也超幼稚,透露做過最蠢的事:「(笑聲)ㄟ,這真的很蠢,一些電影裡不是有又帥又壯的帥哥,洗完澡圍浴巾走出來,甩頭髮超帥,我曾經學那樣走出來,但真的超蠢的,一走出來,地板其實一路都溼淋淋的,只好默默回去把地拖乾,再摸摸鼻子回去穿衣服。電影中的帥氣在生活中會變很蠢,很可笑對吧?!但我相信很多男生都做過這種事情。」

和哥們張孝全在一起又更瘋狂了,他說:「就類似電影『醉後大丈夫』那類蠢事,記得有一次我倆一起去華山『山地之夜』,當晚台上有阿妹、張震嶽等原住民歌手,我們都喝了點酒,我就不知為何說『走啊,我們上台啊』,他就說『走就走啊』,我們就莫名奇妙衝上台,工作人員攔住我們,我們就說有受邀,跑上台,底下歡聲雷動,但我們站在台上你看我,我看你,現在要幹嘛不知道,張孝全有點茫,先偷偷說:『 我現在好想彈吉他』,就突然跑去拿吉他,我叫他不要衝動,然後他又突然說:『祐祐祐,那女的好屌喔』,我一看,一個穿馬甲爆炸頭的人站在台上,我只好對他說:『張孝全,那是張震嶽』,張孝全茫茫地回:「真的假的,好屌喔」, 我們就醉茫茫地在台上和大家一起跳山地舞,問題我們也不是原住民,去亂的。」

隨性 談戀愛沒在怕

正逢30歲的楊祐寧,除了甩脫清新偶像,開始搞笑演技,也有新戀情,他和郭采潔因合作三立「向前走向愛走」擦出火花,和一般偶像藝人矢口否認比起來,他和郭采潔交往一路被媒體見證,兩人也沒在躲,頗為公開。楊祐寧臉微紅地說:就是好朋友,(行規:好朋友三個字等同認戀情),媒體就一直寫啊,想說無論怎樣都會寫,又是好朋友,就沒關係了。

他說,30歲是巨大的轉變期,以前走陽光路線,是因為習慣不給人看到不開心的一面,10年下來,雖然陽光面還在,但在演戲上會把以前不願給人看到的那面釋放,「比如說『前男友』、『向前走向愛走』後面分手,抉擇的部分,導演會讓我把不擅長的那一面丟出來,我也放開來,讓大家看到我感性面,年紀到了,10年來,家庭、事業、感情早就想釋放感性,把保護色,慢慢放下,還有哭戲也是,以前不擅長,現在眼淚很自然就流出來,越來越敏感。」

採訪側記

和楊祐寧聊天,會發現他個性活潑,話超多,記者都已經訪完了,他還一直聊,他也承認自己平常就話多,小時候是過動兒,媽媽和醫生都認證,有注意力不集中的症狀,好動無法坐下來念書。但過動兒長到30歲,也有變化,現在能夠坐下來好好看書,至於旺盛的精力就用在跑步、衝浪和打網球,所以家有過動小男生的家長也別太擔心,長大後搞不好會變得像祐祐一樣允文允武的帥哥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