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天破3億!豬哥亮賣老命 「大尾」為何好看

TVBS – 2013年2月26日 下午8:14

豬哥亮領銜主演的賀歲片,強壓星爺的西遊記,票房朝4億邁進,幾乎是把電影變成秀場,老少通吃,中南部觀眾很買帳,打破以往票房慣例,票房是北部的4倍。

電影花絮:「啊哈哈,我老大,你知道齁,說驗血?驗鳥?驗鳥?」

豬哥亮一人分飾2角,高齡男主角身兼「加詞」編劇。電影片段:「這查某,有夠愛拍照,擱愛水、愛拍照,連內褲都想拍。」

導演邱瓈寬:「比方說早班8點,我可能6點鐘又有一稿新的,今天要拍的對白,又全部改掉。」

林美秀:「都是當場修修,一直修修修修。」

電影花絮:「一個禮拜那個拿掉,不講一星期,我們順序順一遍,來,看到你,你祖母跟你比,還沒啦,那個講過了,等一下,前面已經講過了,不用講那麼多次。」

電影花絮:「伊不是老賀、伊不是老二,阿姨,是老賀,不是老二啦,他不是老賀,他有老二,不知大支還是小支,他不是老二,他有啦。」

他的「小小豬」,險些不保。豬哥亮:「怎麼會從這邊抓下去。」苗可麗:「我抓到哪兒了?」

豬哥亮魅力依舊在中南部通殺,過去計算全台票房,多半是北部比中南部1比1,「大尾」的中南部票房是北部的4倍,英文片名真有其人。邱瓈寬:「一個朋友因為他剛『留學』回來,就是一個兄弟,穿西裝、打領帶,我就說哎呀,因為剛關回來,是想改行了是不是,哇,他說不是呀,因為現在黑社會也要企業化,我現在有部落格,也有Facebook。」

電影片段:「啊你手怎麼插在裡面,大拇指受傷了,醫生說要保溫,要保溫你放在裡面,你乾脆插在你自己的肛門,你怎麼知道,我平常就是插在我自己的肛門裡面呀,你膽子那麼大 啊,再換一杯、換一杯,還是熱的嗎,冰的啦,翻桌啦。」

邱瓈寬:「他說,寬姐這是我的名片,我就名片拿來看,哎,英文名字很長,叫David Loman,他說姐呀,就是大尾鱸鰻,吼,我就覺得很好笑。」

電影片段:「還是無筊,老大,擲10幾個都無筊呢,老大,來了,聖茭。」

Kuso好幾部電影,周星馳慣用的《功夫》群舞,或是票房破3億的去年賀歲片《陣頭》。電影花絮:「跟我打,你敢我也敢,啊。」

「林來瘋」林書豪的書呆子擊掌。電影花絮:「我當年都住在他家,睡在沙發上。」

聽不懂台語的得認真看字幕,揣摩「笑」果,年輕族群的票房,交給正在熱戀中的這對小倆口。電影花絮:「對不起,有話想跟妳說,他蟾蜍,我的店長,妳願意跟他做朋友嗎,來。」

邱瓈寬:「我最怕跟處女座合作。」楊祐寧:「我一看就知道獅子座。」邱瓈寬:「對嘛,我最怕的就是獅子座。」楊祐寧:「我從小怕媽媽。」邱瓈寬:「真的嗎?」楊祐寧:「真的,我媽媽就是獅子座,我從小就怕媽媽。」邱瓈寬:「采潔不是獅子座?」

電影花絮:「打架,水唷,ㄟ,找死呀,ㄟ,啊現在在相殺,你在那邊泡馬子唷。」

邱瓈寬:「其實還好,滿簡單的,就是泡妞的意思。」

電影花絮:「怎樣,剛才親那一下,打這一下,這樣有值得了啦。」

邱瓈寬:「籌備滿久的,從他們還沒談戀愛,籌備到拍到2個在,嗯…就是做朋友啦。」楊祐寧:「對呀。」

選角到位也是關鍵,舞棍阿伯不只是跳舞,好幾個隱藏版角色,出奇不意。

Tony Chen:「Happy Valentine\’s Day,Tony Chen老師也是單身唷,在裡面有精湛的演出唷,跟豬哥亮豬大哥打對手戲。」

邱瓈寬:「素珠阿姨是我18、19歲很早做場記的時候,認識的前輩,坐在那邊,我就覺得很好笑,她最好笑的是,她永遠記不住對白。」

電影花絮:「你是…#&X,歹勢,很久沒拍電影。」

好久不見素珠阿姨,睽違30年,再登大銀幕。電影花絮:「我們家老賀一晚都可以3次,那你呢,我…我沒辦法,看,我是說小便啦,你以為是什麼,你甘有辦法,我可以,我每星期最少2次,而且動很久,真的嗎?蛤,中了啦,不是小便唷,不是小便噢,要不然是什麼,便祕啦,哭么啦。」

邱瓈寬:「我這部戲用了很多資深的老演員。」

電影花絮:「他是阿輝伯的帶刀侍衛,好啦好啦,可以了,多謝師傅,換這個。」

「戲劇老爹」阿西變武林高手,宅男店長找海角七號的馬念先。電影花絮:「來,她說什麼呀,只說一個字,不,呸,不可能,她說好噢,看。」

楊祐寧:「這麼低級,真的可以拍嗎?」

電影花絮:「1、2,好膽別走,對,第3次就,好膽別走。」

想當年的L.A.Boyz,大哥黃立成變裝草包醫師。電影花絮:「看起來沒什麼問題,但是可能最近比較大,卡,比較大?你去櫃台,驗X、驗尿?驗大便?驗X?啥小?哈哈,驗小。」

戲院裡,除了捧腹大笑,還有慢慢醞釀的親情氛圍。楊祐寧:「想不到是寬姊寫的。」邱瓈寬:「嗯?想不到?」楊祐寧:「對,很揪心,寬姐這是妳寫的嗎,寬姐說『沒有啦』。」邱瓈寬:「咦,這樣得罪我了嘛,心裡面住了一個小女孩。」

這部賀歲片獻給「出品人」楊登魁,當初看好票房破2億,這位已故的影視大亨,來不及參與慶功宴。邱瓈寬:「看金馬獎每年都有一些老藝人過世,什麼什麼的,永遠是到那一刻,我們才去回想,他拍過什麼戲、演過什麼戲,我最近的感觸就是真的就是多關心一些活著的、身邊的人。」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