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欣穎 雙面人生

自由時報 – 2013年2月22日 上午4:36

記者易慧慈/專訪 攝影/記者陳奕全

謝欣穎,得過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及台北電影節影后,她被歸類為文藝掛、屬於聽過但印象不深的女藝人,明明是業界公認的潛力股,卻因為怕累又不想活得像藝人,事業心不強,直到最近她才開始拍三立偶像劇「金大花的華麗冒險」,戲裡一人分飾醜女金大花和公主杜亮妍,戲外橫跨藝術和商業,進行雙面人生。

金大花vs杜亮妍 爆牙女與富千金

她解釋「金大花」的故事,「大花有痣、爆牙、皮膚曬黑黑、有斑、還有自然捲,家中開雜貨店,最喜歡穿雨鞋,一個菜市場單純女孩,她從小喜歡一個哥哥,就是溫昇豪。另一個杜亮妍,集團千金,會彈鋼琴,國外回來,公主啊,她有個未婚夫吳慷仁,因為亮妍出事,他找到大花頂替未婚妻,給她錢去整形。」

「最有趣的是大花變成亮妍時,因為大花頂著亮妍的外型,但說話、個性 思維都是菜市場的大嬸個性,我當初很害怕,怕自己不能勝任大花,因為要很誇張,要讓觀眾笑得出來,我不會讓別人笑,一直在想要怎樣才能讓大家笑。」

畢竟是影后,變身還是有一套,她說:「造型幫超多忙,暴牙、痣一上身,我就自動啟動誇張模式,比如金大花明明很醜,講話又大聲,卻會害羞,愛講『妳要我怎樣見人啊』,利用高反差製造喜感。」金大花和杜亮妍比起來,她自認個性偏金大花,「我完全不公主,我講話大聲,動作不秀氣,大剌剌。」

侯孝賢的影響 用直覺演戲

電影「命運化妝師」她又變得非常陰鬱,演技備受讚譽,得到台北電影節影后,她承認陰沉是她的另一面,「我低潮時會有很負面的情緒,把人想得很邪惡,沒有任何人可以相信,世界全無好人,因為個性鑽牛角尖,加上以前抗壓性又差,遇到難過的事,不和人訴苦,又不想出去接觸人群,就處於低氣壓狀態,現在比較會想嘗試以前沒做過的事,像接喜劇,交朋友啊,『命運化妝師』的個性偶爾還在,但現在比較開心,偏大花。」

近期她還得軋侯孝賢的電影「聶隱娘」,身為侯孝賢的徒弟,她說:「侯孝賢影響我很多,他不會給劇本,也不會教,就把人丟到環境,要演員用直覺演戲,我很認同他的想法,他覺得演戲不是叫妳來演戲,他頂多用故事的方式告訴妳,其他自己發揮,若有完整劇本每個人都可以演這角色,應該是要把角色演得很像自己,但又不能完全和自己一樣,不然每個人都可以取代妳演這角色。」

演員還是模特兒? 我還沒想清楚

她的演員路其實相當有趣,16歲從平面雜誌模特兒開始,17歲接了第一部電影,瞿友寧的「殺人計畫」,「當時被經紀人說服去接時,就想打工賺錢,沒什麼夢想目標 ,想說牙一咬就過了,沒想到那部電影竟然拍了半年,嚇到,片酬15萬,換算時薪超低,等於一個月兩萬多元,但一天拍10幾20個小時。」

「兩年時間不敢接電影 繼續做平面模特兒、拍MV、拍雜誌從一次1000元開始,半年調一次薪,拍廣告6~8,000元,MV8,000元,還是比電影好賺。17歲就去拍侯孝賢廣告,19歲他們公司要拍一部電影,因為和他們公司的人相處覺得環境很舒服,他們不把我當外人,很照顧,就決定拍第二部電影 ,『愛麗絲的鏡子』得到金馬獎最佳女配角,但還是不覺得自己愛演戲。」

「只覺得每次演戲,好累、好痛苦,但出來成果,又覺得很值得,然後又被肯定,就覺得還可以試試看,沒想到『命運化妝師』又被肯定,就覺得那好吧,再拼拼看,搞不好幾年後又可以得到另一個獎。」

「其實我直到前年六月之前還在當平面、網拍模特兒及演員,模特兒和演員我沒打算定位好,因為把演員當正職是件很辛苦又可憐的事,永遠都在等戲,等工作來找,就必需一直把自己處於藝人或明星狀態,這樣活得太辛苦,不能做自己。」

採訪側記

拍一天了 我hold不住了

謝欣穎除了裝個大暴牙扮醜演金大花,曾被本報拍到和男友在公眾場合熱吻,絲毫沒有藝人或明星包袱。拍照當天是晚上,從清晨就出班拍戲,到深夜已體力透支,拍完照,整個hold不住,說自己腦子斷線,大剌剌就蹲坐在地上,由此可見,她說沒把自己定位為明星是真的,相當做自己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