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家精選》老包:李登輝、謝長廷都是熱愛生命的政治家

NOWnews – 2012年10月8日 上午11:48
文/老包

親愛的讀者,提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,謝長廷正在廈門訪問,我很仔細看完他的訪談時,手機響了一聲,來了一通簡訊,原來正是謝先生傳來的,他說引用了我的概念,特別說一聲謝謝。我本來想說似乎不宜公開這小事,但想到兩岸都難逃資訊監控,也不必有所忌諱了,就拿來當開場白。

我想謝先生說的應該是指:他正式宣布將出訪中國時,有記者來採訪我,我說謝先生為創設民進黨所為的努力,以及長久以來對政治與人性提升的奮鬥,使得他身上所具有的民主意涵,特別濃厚;這種珍貴的民主價值,可當成重要的禮物帶過去,雖然台灣的民主也還在努力中,但期許中國在很快的將來,也能有「民主」…。

此外,在最近的文章中,我也曾提醒大家:別忘了,當年創黨不久的民進黨,就參與抗爭,為老兵爭取返鄉權,而當時的老K,卻是千方百計阻擋,且要把爭取者抓去坐牢的…;因此,民進黨在「兩岸議題」上,其實是開創者與先行者,不必讓老K那些買辦,透過一些既得利益者 來阻礙我們的有意義作為。總之,我認為謝先生將會創造「兩岸健康往來」的典範,台灣的命運,也將可減少那種被「買辦」出賣的風險。

然而不少「獨派」還是有反對的聲音,另外,部分媒體也報導,甚至前總統李先生也講了一些很像是「教訓式」的話;不過這些我的解讀可能和很多人不太一樣,按照我之前提到的比喻,謝先生像一個政治的衝浪人,不喜歡他的人,會詛咒他「最好跌進海裡」,而有些關心的人,也會擔心他的安全問題…。

總之,不一定認同的聲音就出來了。而一向詛咒他的台派本土報,基於壞心腸,我猜測可能會拿李先生的一些話,斷章取義登出來修理謝,因此我覺得有必要講一些平衡的話,來化解這種極端劣勢。

一年九個月之前(二○一一年元月),謝長廷第一次提出「憲法共識與憲法各表」的概念,那時我就寫了一篇「謝長廷站上浪頭」的長文,主要是說綠營竟然在五都選舉「大敗」(當時小英任主席,馬氏執政超爛,因此各界都認為五都選舉綠營大有可為,「至少可攻下三都」,未料卻是只能勉強守住兩席,算是意料之外的輸法),可見已出現一種綠營自己看不見的惡性輪迴,是習慣性的自我詛咒…;這個時候,似乎只有謝長廷試圖超越這種宿命,要從某些自己看不到,卻是致命的「死角」去克服這個難題。

我因此用「衝浪觀」來詮釋謝長廷的政治動作,這很符合他的冒險犯難性格,就好像當年(一九九七年),他做了一個大家都意想不到的決定──從台北遠赴人生地不熟的高雄市,參選民進黨在那個城市只有三成多支持率的院轄市長!

坦白說當時是連我都反對的,然而謝先生還是成行了,結果如何呢?結果是開創了至今人人稱頌的,南方奇蹟,因此,我們看待謝先生這一次的訪中行,一定要從這個「赴南方開疆闢土」的經驗切入,才能得到較真切的答案。當然,政治衝浪也有很高的風險,一定要很專注與投入,才比較可能成功──不過我也常常鼓勵那些支持謝先生的人,海浪(浪頭)雖然險惡,卻能帶來某些前進的動能,端看衝浪者的修持與處理藝術了。

我比較感慨的是,一年九個月之前,我寫那一篇文章是期待當時Power在身的小英,能意識到此能量的可貴,而有所運用,以助台灣人超越被奴役宿命;可惜小英還是沒意會到(她大選時寧可用蘇貞昌空洞的「台灣共識」,而不肯賦予「憲法共識」更強生命力),謝先生則是遲了近兩年,才去引爆這些動能。

以謝先生的修持與信念素養,我很相信他此行成功的機會很大,主要是基於以下的理由:第一,他的信仰就是「共生哲學」,沒有要佔人便宜或吃人豆腐,這就有著很大的發展空間;第二:對岸對他的研究與了解太透徹了,知道他是一個言行一致、可敬的對手,而當他們看多了台灣那些言行不一的政客後,他們會有不一樣的期待。

第三,這一次能夠成行,正好印證了人類的「趨光性」本能(向光明處靠攏),也就是說那些願意和他打交道的人,一定也是在對岸屬於較正派的力量,也就是說共產黨的「理性派」有發揮了力道…。基於熱愛台灣,此行就令人非常期待。

不管如何,等謝先生完成此行回國後,我們再來探討後續的故事;但為了平衡一下本土報可能會拿李先生的話大作分化文章,我倒是來說說上個禮拜五的一則故事:

上週五(九月二十八日)我去參加前衛生署長涂醒哲嫁女兒喜宴,在會場看到主桌就是前總統李登輝,正在與謝長廷熱絡交談(我坐在較遠的另一桌),接著婚禮開始了,李先生是證婚人,先上台講了一席祝賀的話。李先生致詞完畢,涂醒哲透過麥克風向大家說,李先生因為從南部趕上來,九十歲的老人,身體較疲累,要先行離場(當天下午是謝系的立委管碧玲,安排並陪同李先生去參訪高雄三鳳中街,聆聽商家對馬政府執政的景氣訴苦心聲),我聽到李先生要先離開,就起身去台下向老人家打招呼說再見,未料打完招呼,老人家就緊緊握住我的手,不讓我離去。

正在送行的李應元,就說:同學啊(他是我台中一中同學),我們兩個就一起送李總統去門口吧,我就幾乎被「拖」著走了。

李先生緊握著我的手說:謝謝你幫我寫出我的心聲……。我就咧著嘴笑說:「李總統您還記得啊?」他說:「當然記得,那一篇叫『發現黃金存摺』!」我就笑得更得意了──那是去年十月李先生進醫院動大手術之前的事,那時台裔日籍的黃文雄寫了一本「哲人政治家李登輝之『我』」,序文是我寫的,就叫「發現黃金存摺」,主要是說李登輝當了總統後,原本面貌模糊的所謂「台灣人」,才漸漸清晰起來,因此我稱他是一個偉大的「雕刻家」……文章也提到很多被人忽略的李登輝特質。

那篇文章出來後,李先生曾打電話給我,內心好像受到很大衝擊,說他連看了三遍,「現在我太太正在看」,說我寫出了很多他內心最深處的感受…不久老人家就住院動大手術了,當時令大家擔心了很久。好了,這是題外話。

接著李先生急切的想告訴我:「來,我跟你講,我剛剛有跟謝長廷講…」,原來他是想告訴我他叫謝要開始構思,「未來的台灣」會是什麼,以及老人家已寫好兩本書等等──如果您還記得,李先生是知道我很欣賞謝先生的,十多年前,也帶過謝先生去和他見面聊天很久,那時李先生還叫我轉告謝要忍耐扁的凌遲,「要學習那個有忍功的德川家康」!

可見李先生是要我記得,他還是很關心謝先生……當然,剛我也看到,遠在中國的謝長廷,也已經說明了,不接受媒體的分化,因為在那天的婚宴上,就親口告訴李先生要訪問中國之事了,李先生還向他說:「去很好啊!民進黨的領導人,都應該去中國看看」……。總之,這個回應,也讓我鬆了一口氣。

我今天想講的重點是,謝長廷在宣布將訪中的記者會上,有一段提到「我相信,只要熱愛生命,熱愛和平,關心台灣人民的利益,一定能夠走出一條路」,那一句「熱愛生命」的表白,令我動容,因為我想到最近謝在舖陳訪中行時,也曾提到「政治人物如果只是『愛惜羽毛』,卻坐令支持我們的台商去吃虧、受苦,這是不對的,應該是我們自己去直接面對才對……」,我稍知道這背後的故事:就在去年,一個我也認識的台商支持者,歷盡劫難回台,正好碰到謝,就開始控訴起來,說他在對岸做很久的生意了,但有一天被爆料他是扁與民進黨的大咖支持者(金主),劫難就來了,對岸有七組不同單位的人馬,每天輪流,找他去疲勞審訊,讓他生意根本做不下去…。

我想謝先生正因為是個「熱愛生命」的人,也就自然有了「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」,悲天憫人的胸懷…。這和我在「發現黃金存摺」裡所寫的,李先生只要一提到對台灣土地的愛,以及「老百姓的生活」時,就語帶哽咽、眼眶泛著淚水的胸懷,是一樣的。

而且,跑線的記者也都知道,李先生現在只要走得動,就去台灣各鄉鎮、縣市走動,「好像『告別之旅』」…天啊,九十歲的老人家,還剛寫了兩本書呢!

謝先生則是在台灣政壇歷經黨內外折磨之後,以他一生的聲望,赴中國去進行更艱鉅的任務了;李、謝兩人,在我看來,都是台灣不可多得的政治家──而我終於發現了兩人的「秘密」,原來他們都是,熱愛生命的台灣人!

(作者「老包」,本名詹錫奎,新台灣新聞周刊社長,知名政治評論家。)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