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FOCUS新聞】回家了!福島14萬人在外 358先歸鄉

TVBS – 2014年2月25日 下午8:41

我們說「離鄉背井」,但這裡面總隱含著總有一天要歸鄉的期待,福島3年前被迫離家的居民中,終於有 358人,等到日本政府宣布,4月份可以回家了,3年前311強震,留下的最大餘害,就是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,超標的輻射值在福島不同地區肆虐,紅色是超過100毫西弗以上,方圓20公里以內,紅線範圍都被劃為疏散區,當時超過16萬人遭撤離避難,現在4月1號正式解禁,田村市、都路地區,358名災民可以回去,這也是第一次解除「20公里內」的避難指示,未來2年,估計還有3萬多福島人,也能陸續返回家園,跟組合屋說再見。

311福島核災3年了,至今福島仍有14萬6千人在外避難,現在日本政府宣布,4月1日將正式解除,田村市都路地區的避難指示,當地117戶、358名災民可以回家了。經濟產業副大臣赤羽一嘉:「很多居民想快點展開第二人生,希望解除避難指示,政府聽到居民的心聲了。」這是日本政府第一次,解除核電廠方圓20公里內的避難指示,目前仍住在組合屋的坪井夫婦,現在固定每天早上7點半,開車40分鐘,回到位於田村市的家,每天這樣來回,不嫌累,因為對他們來說,這裡才是家。福島縣田村市居民坪井久夫:「跟臨時組合屋比,還是自家好,氣氛完全不同。」坪井先生的稻田,睽違3年,重新耕作,即便面積只有核災前的一半,但對身為農家的夫婦來說,這是無可取代的,自家餐桌,端上自己種的蔬菜,還有震災前種的米,這一刻,福島居民等了好久,不過都路地區70戶農家,去年春天只有3戶,不到5%重啟農作,福島全縣也只有6成農家恢復耕作,因為現在還有個令居民卻步的問題。福島縣田村市居民坪井久夫:「就是野豬對策。」福島荒廢的農地,出現大量野豬與家豬的混種豬,和野豬不同,牠對人的戒心低,就算攝影師靠近也不會逃走,更大搖大擺闖進民宅。福島縣富岡町居民松村直登:「原本關著的門都被打開,牠們滿是泥巴的腳就踩進踩出。」居民放在玄關的柴米油鹽,全成了混種豬大快朵頤的糧食。福島縣富岡町居民:「野豬基本上不會進民宅,光是人類的味道,牠們就很討厭,但混種野豬有人味就很開心。」混種野豬不怕人,什麼都吃,一頭平均一年可以生出10隻小豬,繁殖力旺盛,成了福島居民返家最頭痛的問題,過去富岡町飼養混種豬的農家,只有1戶、20頭,現在估計當地至少有數百頭趴趴走,有農家在核災後仍固定回去養牛,但現在野豬搞破壞,心血全泡湯,就算想回也回不去了。福島縣富岡町畜產農家坂本勝利:「牛舍門被破壞成這樣,真的非常困擾,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了。」不過不只野豬困擾居民,輻射也是隱憂,都路地區的住宅地,去年6月完成除汙作業,目前放射線量在20毫西弗以下,但仍有國際環保組織指出,除汙根本沒有達到原先預定的效果。綠色和平輻射專家杜魯:「我們的輻射監測結果顯示,日本政府的除汙沒有達到目標,除汙後,放射線量比政府說的基準還高,我們認為居民應該要有回去或不回去的選擇。」根據調查,都路地區44%的民眾有意願返家,但至今,負責核電廠的東京電力公司,依舊不斷出包,上星期再度發生100噸高濃度輻射汙水外洩,25日早上又因為停電,導致四號機燃料池冷卻功能停擺,看著故鄉的好山好水,福島人只想說,還我一個乾淨的家園。福島縣田村市居民渡邊美代子:「我們是在這種鄉下出生、長大、享受大自然,一直到活到現在,我只想(跟政府及東電)說,核電很可怕。」歌曲「故鄉」:「在有著令人懷念味道的城鎮裡,讓人好想回去。」未來2年,福島其他6個鄉鎮也將列入解除禁令考量,約3萬福島人能返回家園,對他們來說 ,即使家園變色,家還是家。歌曲「故鄉」:「山、風、海的顏色,這裡就是故鄉,是你的故鄉,是我的故鄉。」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〈獨家〉萌商機!草泥馬「租回家」 2小時1萬6

作者: 趙國涵 | TVBS – 2014年2月25日 下午6:57

抓住萌商機,從國外進口的羊駝開放出租,可以帶回家,俗稱草泥馬,原產自南美洲的羊駝,來台灣後曾引發風潮,因為長相可愛、很療癒,引進羊駝的牧場,遊客也大爆滿,所到之處都會引發觀眾熱情圍觀,還有人租來拍婚紗,這回有業者喊出租2小時1萬6,高價吸引羊駝粉絲,老闆說,草泥馬可以坐計程車,生性溫馴、不怕人的牠,上車會自動蜷縮起來,有人擔心空間狹窄,老闆規定載運車程不能超過40分鐘。

民眾:「好啦、好啦,給你吃啦。」探頭探腦搶吃胡蘿蔔,養在咖啡廳後院的羊駝,俗稱草泥馬,原產地在南美洲高山,長相可愛,很受歡迎,這回老闆開放出租,可以讓羊駝跟你回家。業者vs.羊駝:「來,上去。」真的沒看錯,前腳先上,後腳也跟著,主人朝屁股使勁一推,羊駝乖乖窩在後車廂,跟乘客一起回家,但代價不小,業者訂出條件,至少要有一名保育員隨行,租2個小時1萬6。不用擔心交通工具,大隻的搭7人座,小隻的還可以搭計程車,65公斤的大羊駝,一個保育員就扛得動,上了車牠就趴坐,很配合,身高將近170,腳下鋪報紙軟墊,增加舒適度,也防撒尿,頭差一點點就碰到車頂,比較迷你的小羊駝,身高、體重跟小孩差不多,保育員抱上車,或站或坐。有人會擔心空間限制,讓羊駝不太舒服,老闆規定車程不超過40分鐘。記者:「這樣空間對牠來說不會太小嗎?」出租羊駝業者楊先生:「不會,很ok啊,牠如果累的話會自己趴下去。」民眾:「可以租回家,小孩可以和動物有互動,可以認識各種不同的動物,而且牠們實在太可愛了。」實際帶羊駝出門,一下車就引發民眾圍觀騷動,老闆說,開放租羊駝,活動場面就類似這樣,公司行號辦活動造勢,可以炒熱氣氛,還有新人上門租羊駝拍婚紗,詢問度很高。很多人聽到羊駝可以租,眼睛發亮,很有興趣,但想和可愛動物拉近距離,上萬價位讓更多人光聽就打退堂鼓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萌商機!草泥馬「租回家」 2小時1萬6

作者: 趙國涵 | TVBS – 2014年2月25日 下午6:57

抓住萌商機,從國外進口的羊駝開放出租,可以帶回家,俗稱草泥馬,原產自南美洲的羊駝,來台灣後曾引發風潮,因為長相可愛、很療癒,引進羊駝的牧場,遊客也大爆滿,所到之處都會引發觀眾熱情圍觀,還有人租來拍婚紗,這回有業者喊出租2小時1萬6,高價吸引羊駝粉絲,老闆說,草泥馬可以坐計程車,生性溫馴、不怕人的牠,上車會自動蜷縮起來,有人擔心空間狹窄,老闆規定載運車程不能超過40分鐘。

民眾:「好啦、好啦,給你吃啦。」探頭探腦搶吃胡蘿蔔,養在咖啡廳後院的羊駝,俗稱草泥馬,原產地在南美洲高山,長相可愛,很受歡迎,這回老闆開放出租,可以讓羊駝跟你回家。業者vs.羊駝:「來,上去。」真的沒看錯,前腳先上,後腳也跟著,主人朝屁股使勁一推,羊駝乖乖窩在後車廂,跟乘客一起回家,但代價不小,業者訂出條件,至少要有一名保育員隨行,租2個小時1萬6。不用擔心交通工具,大隻的搭7人座,小隻的還可以搭計程車,65公斤的大羊駝,一個保育員就扛得動,上了車牠就趴坐,很配合,身高將近170,腳下鋪報紙軟墊,增加舒適度,也防撒尿,頭差一點點就碰到車頂,比較迷你的小羊駝,身高、體重跟小孩差不多,保育員抱上車,或站或坐。有人會擔心空間限制,讓羊駝不太舒服,老闆規定車程不超過40分鐘。記者:「這樣空間對牠來說不會太小嗎?」出租羊駝業者楊先生:「不會,很ok啊,牠如果累的話會自己趴下去。」民眾:「可以租回家,小孩可以和動物有互動,可以認識各種不同的動物,而且牠們實在太可愛了。」實際帶羊駝出門,一下車就引發民眾圍觀騷動,老闆說,開放租羊駝,活動場面就類似這樣,公司行號辦活動造勢,可以炒熱氣氛,還有新人上門租羊駝拍婚紗,詢問度很高。很多人聽到羊駝可以租,眼睛發亮,很有興趣,但想和可愛動物拉近距離,上萬價位讓更多人光聽就打退堂鼓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3年前早認識 ! 女大生與兇嫌書信曝光

東森新聞 – 2014年2月25日 下午2:59

陳姓女大生不只被騙了感情也被騙了錢,其實她一開始找上法師作法,是因為懷疑前男友移情別戀,即使作法費用一次就要四萬多元,但她不惜一切代價就是希望能斬斷男友的桃花,法師說很少人會做這種法術,但女大生不計後果,一心一意都是她的前男友,也是因為對感情這麼執著,才被兇嫌黃文進利用,假借要幫她找前男友的地址,將她帶往不歸路。

2011年6月9號,女大生寫信給法師,就在這一天,她認識了兇嫌黃文進,因為內容說:「我現在很急,前男友跟一個女生走得很近,還騎車送她回家,所以我找了徵信社的黃先生幫我查地址」,三天後,女大生又傳信給法師說:「黃先生查到的地址,真的可以斷他們嗎?我很擔心,如果他們真的在一起了,我不知道該怎麼辦。」一字一句看出女大生的無助,不只花錢雇徵信社查前男友,在這之前她還為了求符,砸了一大筆錢。

到底什麼法術費用不便宜,法師說女大生求的是法力最強的,但如果法力真的這麼強,結果怎麼會這樣,女大生把感情擺在第一位,只要愛上了就不顧一切,或許兇嫌就是利用這一點讓女大生以為遇到了對的人,但到頭來拼命追求的幸福,反而跟著埋進了土堆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三少四壯集-回家,亙古不變的主題

作者: ☉江迅 | 中時電子報 – 2014年2月17日 上午5:55

中國時報【☉江迅】

新年之際,不論世界如何變遷,不論是「逼婚」還是「恐歸」,什麼都不重要了,「回家」才是亙古不變的主題。

還有一個星期,即2月24日,中國大陸的春運落下帷幕,這場為期40天、30多億流動人次的大戲,演出的是載不動的中國鄉愁。元旦、春節、元宵,這些佳節的全部意義,就在於團圓。水路、陸路、空路,不管從哪兒出發,唯有一個指向:家。

一個月前,澳大利亞華文報紙《墨爾本日報》,頭版整版刊登罕見廣告,一位中國大媽以不逼婚為條件,勸兒子回家過年。廣告以「給兒書」為題,全文幾句話:「鵬:打了好多次電話你也不接,或許在這裡才能讓你看到。爸媽再也不逼你結婚了,今年回家過年吧!愛你的媽媽」。這裡不評說「父母逼婚」、「兒女恐歸」的話題,而是從「中國大媽」的聲音中發現,新年之際,不論世界如何變遷,不論是「逼婚」還是「恐歸」,什麼都不重要了,「回家」才是亙古不變的主題。

「回家」是國人心中最熱切的盼望,回到父母親人的身邊,這是中華五千年的文化慣性,是血濃於水的親情召喚,是身心靈魂的溫暖回歸。無論千山萬水,無論城市鄉村,人們只有一個念頭,回家。回家家人團聚,回家走親訪友,回家祭祀神佛,回家除舊迎新。

回家過年是天經地義的、家人團圓是理所應當的。若為化得身千億,散上峰頭望故鄉。唐人柳宗元說,如果把自己的愁腸割成千萬份,把自己的身子化成千萬份的話,當隨風飄落在山峰上的時候,仍然會注視著同一個地方──故鄉。

月前讀報:雲南省普洱市江城縣整董鎮曼灘村,59歲劉國權接到女兒電話,女兒說她一家三口很想念爸爸媽媽,會開車回家。女兒嫁到西雙版納多年,和女婿在嘎灑鎮栽種橡膠,有個5歲大的孩子,每年才回家一次。獲知女兒女婿孫女要回來,劉國權和老伴很高興,但一想,家離主幹道柏油路有3公里山路,是一條僅容一輛轎車通行的便道,坑坑窪窪,每遇下雨,就泥濘不堪,轎車開進來會刮到底盤。劉國權擔心路不好走,於是,翌日他沿著山路,扛著鋤頭把3公里路上的坑窪都補平了。

可憐天下父母心,父母是對兒女真正好而不求回報的人。這些日子,從電視裡多次看到一則公益廣告片「爸爸的謊言」。在時長1分鐘的這則公益廣告中,子女在外給父母打電話,問家裡可好,年老的父親為了不讓女兒擔心,在電話中隱瞞媽媽生病住院,自己獨自照顧的真相,老父親說,都好著呢,正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呢。而此時卻是老人正在去醫院看望住院老伴的路上。廣告的結尾,發人深省地反問「老爸的謊言,你聽得出來嗎?」,呼籲兒女關愛父母,「別愛得太遲,多回家看看」。

這則廣告片,是情感大戲,撥動著國人心中最深層的情感共鳴。今天,這則公益廣告卻有了現實版。這是在網路的微博上讀到的。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藍豹救援隊西北大隊大隊長楊養民,因感冒發燒到西醫診所打針輸液臨床治療。他病床對面,是個70多歲的老人同樣躺病床上掛吊瓶輸液,他老伴陪坐在床邊。老人的手機響了,老太太拿起電話聽,對著躺在病床上的老伴說,「是女兒打來的」,就把手機遞給了他。

那位老父親說:「我和你媽晚飯吃得晚,出來散散步,都快走到文化宮了……」楊養民說,老人和女兒的通話持續20分鐘,聽老人的說話,電話另一頭,即他女兒也感冒了,老人在電話中還不忘提醒女兒,要注意身體,不要接近孫子,以免將感冒傳給孫子。聽到這些話,同樣為人子女的楊養民心裡特別不是滋味。事後,他獲知老人姓石,是戶縣惠安中學的退休教師,患有心臟病。老人有4個子女,當時和他通話的是在陝西咸陽一電廠上班的小女兒。他事後將經歷的這一幕發在微博上。

這一幕,戳中了很多人心靈中最柔弱的地方。父母總是這樣,怕兒女擔心,怕誤了兒女的事,他們把一生都給了孩子。最好的愛就是陪伴,兒女應常回家看看。父母的愛是人世間最後一道防線,這愛是發自人性和生命本能的對子女的最純真與樸素的關心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「有了就會結婚」 李沛旭蔡淑臻交往3年好事近

ETtoday – 2014年2月21日 上午12:02

記者吳玫穎/台北報導

李沛旭與蔡淑臻因為合作偶像劇《犀利人妻》定情,兩人交往近3年感情甜蜜,究竟何時會走入家庭?李沛旭20日出席公視《家事提案》就鬆口:「有了就會結婚,也有可能之間會突然結婚。」好事近。

童星駱炫銘在《家事提案》與賴雅妍飾演親姐弟,戲外反而與李沛旭感情好,動不定就愛黏著李沛旭不放,李沛旭笑說因為自己是家中的長子,不管是讀書、還是行為部分,總是會被長輩要求當家族8個小孩的榜樣,以前與小孩總是會比較嚴肅,「但30歲之後就完全改變,聚會總是能跟朋友的小孩玩上2、3個小時。」

李沛旭與蔡淑臻交往穩定,不諱言家中爺爺奶奶總是會催他成家立業,有時還會用台語暗示他:「你現在35歲了喔,你爸25歲就生你了。」他坦言因為怕被唸,所以通常到重要節日才會回家。

李沛旭對生子這檔事態度隨遇而安,「我讓生命中的撞擊很自然來到,有了就有了,有了就有了。」難道是有了就會結婚?他肯定回:「當然!也有可能之間會突然結婚,這都不一定,不預期這樣生命才好玩。」兩人好事近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再見莫拉克:災難之後,用生命唱出想回家的歌

作者: 本報訊 | 台灣立報 – 2013年4月10日 上午12:26

圖文■劉瑋婷

「如果連回家都不能自己決定,那該怎麼辦?」2012年8月,當時的我與莫拉克獨立新聞網的幾位同事,先到秀林鄉採訪蘇拉颱風的受災情形,我記得出發前,下一個颱風將要襲台的消息已經在媒體上發布,我們盤算著要抓緊時間完成花蓮的採訪,要趕在預警性封路之前回到高屏地區,回到我們已經關注了3年的莫拉克災區範圍中。

我在花蓮的採訪與發稿的空檔,接到了屏東縣霧台鄉大武村彭玉花村長的電話,電話那頭的她,劈頭第一句:「瑋婷,怎麼辦?我們真的不能留在自己的部落、不能留在自己的家嗎?」我一時語塞,原來,回家這件事情不是一個完全的權利,而是被限制的、有條件的。這樣的情形卻已經在2009年莫拉克風災後,重複地發生著,進入第4年的雨季。

也許,莫拉克風災當年的畫面震懾了多數的台灣人的心與眼,於是,許多人對於部落的預警性撤離,總是會有「為什麼不撤離?」、「不先撤下來,難道還要國家花錢派直升機去接嗎?」

為什麼不撤離?

當我被問到這樣的問題時,我總會想告訴對方:「你知道所有被設定為需要預警性撤離的部落中,並不是每一個部落都被專家學者判定為不安全的嗎?」霧台鄉大武村即是其一,大武村是在莫拉克受災地區中,少數被判定為安全的部落,但專家學者的判定卻不等於居民可以安穩地待在自己的家中,即便,他們備好物資、備好了水,也已經自行將病患、孕婦、年長者先送下山,依然必須被撤離。

另一個霧台鄉的魯凱部落,是位於霧台鄉最深處的阿禮村,阿禮村分為上下兩部落,其中,下部落受風災影響甚鉅,阿禮村有多數的土地被劃入了特定區域,但上部落仍有幾戶人家堅守原鄉,去年的610豪雨之際,我問了阿禮的留居戶古秀慧,她告訴我,他們也會先下山避難,最擔心的是給公路局帶來壓力。「事實上他們一直很努力地幫我們維持我們的聯外交通,我們很謝謝他們。」她這麼對我說。

在去年的610之後,屏東縣的原鄉地區有了幾次預警性撤離,有一次我到安置營區去,一位老人家是這樣對我說的:「我每天都會去看我們部落附近的那個裂縫,從莫拉克風災之後,那個裂縫一直沒有變大,也沒有再繼續坍方。」老人家沒有對我說她有多想回家,她只是說了這段故事:「莫拉克那時候,有一台直升機要進去接人,但是後來在霧台那邊失事,我是搭前一個班次出來的,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……」於是你知道,老人家的心裡有感謝、有複雜的感受,還有她不知道該如何向外界表達,部落其實沒有如外界想像的這麼糟的無奈。

永久屋切割祖先和文化

但這些片段,依然不足以說服心裡對著原鄉存著擔憂的人,原鄉的人想留在家中,下山的人也想回山上,原因簡單,耕地在那裏、牲口在那裏、祖先、文化在那裏,到了永久屋,勢必得與某些過去的記憶做出切割,但,這談何容易?

曾經有一個官員在公開場合中提到,希望居民不要將搬入永久屋這件事情想得這麼負面,「我們很多人到國外去念書,離鄉背井的,但最後都會適應啊!」但出國念書,總會有學成歸國的一天,當我們能夠毅然決然地背起行囊揮別故鄉,過著異鄉求學生活時,怎會不想家?但你不會因此放棄你的學業,因為你知道,唸完書,家還在那裡,所有的熟悉,都在等著你,這和永久屋裡的生活完全不一樣。

在永久屋裡,過去在原鄉自給自足的模式到了平地已經行不通了,首先,居民必須先找出求生模式,耕地不足,生活仍要繼續,於是,在原鄉青壯人口往外謀生的情形,到了永久屋中更是如此,離開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山林,老人家的不適應寫在臉上,走訪永久屋時,一個Vuvu告訴我們,住在永久屋裡,看著窗外的人車往來,聽著隔壁卡拉OK的歌聲,才讓他不這麼孤單。

長治百合部落園區裡,有些年輕人感受到老人家對家鄉、土地的思念,在政府規劃的心靈耕地裡種下老人家口中「會笑的花」──向日葵,日前採收,長輩們指著比臉還要大,滿布著葵花子的花對我說:「這個,很漂亮。」

努力生活 等待回家的路

而負擔著家計重擔的人,還須要煩惱生活開銷該怎麼辦,在原鄉種了一輩子的咖啡豆,到了永久屋裡,必須重新找買主,在災難之後,大家都在努力過生活。

原鄉的道路破碎,在寫下這篇稿子的同時又再度發生,4月6日,高屏山區降下大雨,我又再次打電話給大武村長,她說:「沒有路了,涵管被沖掉了。」去年,因為大武村內兩部落聯絡道路中斷,居民自己搭流籠、作吊橋,今年,自己做的吊橋好了,政府修的路卻還是不敵大雨。

不僅大武村,那瑪夏、桃源原鄉的道路都再次發生相同的困境,在莫拉克之後,部落的人很用力地呼吸,唱出生命的歌,然而歌聲卻伴隨著破敗的道路,衷心希望他們的生命之歌,與被大雨沖走的涵管,能夠順著水流流進政府的心中,讓回家的路,不再難行。

(莫拉克獨立新聞網記者)

霧台鄉佳暮村的老人家指著部落在心靈耕地上共耕的向日葵園,迎接在平地收成的喜悅。

在永久屋裡,長輩們平日會整理月桃葉度過在白天的時光。

離開原居地之後,居民改在永久屋門前曬著咖啡豆,人下山了,但產業卻沒有辦法延續到永久屋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【一步一腳印】苦學來的蓮霧神農

TVBS – 2014年2月16日 下午10:15

黃進文屏東縣東港鎮下廍里下廍路131號08-832520510幾年前回家接手爸爸的蓮霧園,黃進文還不到40歲,如果說,他從前的建築工作是一種徹底的破壞,再徹底建設,那這種工作模式,黃進文也放到了爸爸的蓮霧園,那時他是鄉裡少數的年輕果農,為了學好種蓮霧,到了改良場上課,聽進了無毒栽種這個理念,10多年前他就認為這是新趨勢,想打破既有的栽種方式,可惜沒人認同他。

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隔壁的農田他們就看到草喔,因為我們這邊會淹水嘛,一淹水會把那個種子漂過去嘛,他們就會說,你這個兒子怎麼這麼懶惰,都不割草、不除草,然後草的種子都跑到他們的田裡去了,就跟我爸爸講,然後我爸爸就,他就希望我就是噴除草劑。」現在園子裡長滿了草,就是那時候跟爸爸堅持下來的,不噴除草劑、不用化肥,讓草木自然生長,翻翻腳下的泥土,青蛙正躲著冬眠,春夏2季蓮霧園就有蛙鳴,伴著黃進文工作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就讀小學的時候,那時候幾乎都沒有零用錢啊,那時候就是如果農民的話,家裡都沒有錢,都會去抓那個青蛙去賣。」所以小時候抓青蛙,長大了反而保護青蛙,草生栽培讓黃進文的蓮霧園處處充滿自然界的生命驚喜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這個地方有2個(鳥)巢啦,還有一個巢在那邊,昨天剛生一粒蛋,今天可能會再生一顆。」這些小生命的陸續進駐讓園子裡形成的生態系,把土壤翻鬆了,這代表著肥沃的土地沒有藥害,是孕育出好果實的基礎,黃進文花了2、3年把蓮霧種穩定了,才向爸爸證明不鋤草真的不是懶,只是黃進文那2、3年也發現草生栽培雖好,但比起其他農民,他並沒賣得好價錢,還得吃建築工作的老本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因為還沒有嫁接的時候,那時候第一年生產的蓮霧就是比較小顆啊,其實沿海地區喔,它蓮霧本來就比較小顆,雖然是比較好吃,但是小顆的話你的量,產量就比較少,而且價錢也是不好,那就覺得說蓮霧還是喔,還是需要比較大顆,賣相比較好,所以我就決定說把那個都鋸掉,嫁接大果種的。」這又是一次大膽的破壞了,爸爸沒敢貿然答應他,但也決定有條件的讓兒子試試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然後我就跟他溝通,他說,不然的話喔,那個果園裡有4排嘛,你從裡面那2排先嫁接,那外面先留著,這樣別人會沒有注意看,會不知道你在鋸那個蓮霧啊,再嫁接這樣,才不會給他笑。」只好總共分了2年,鋸掉3百棵蓮霧樹重新再種,當時地方上改種新品種的人少,黃進文大膽賭了,想種出大顆、高價位的蓮霧,開發新市場,彌補虧損,但他失敗了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因為以前蓮霧的話,以前種蓮霧的很多都有在那個果園附近蓋別墅,他們都叫做那個叫做蓮霧厝,那因為以前蓮霧的栽培技術是比較,大家比較保守啦,一些技術比較好的,他們其實是比較不會把那個經驗人家知道,那變成你如果品質好的喔,以前蓮霧是價錢很好,就是一台斤1、200元都很正常的。」沒趕上好價錢,黃進文向農改場學過理論,缺的是實做經驗,還沒辦法種出好蓮霧,需要的是不藏私的老手願意教他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我們第1名拿3次,第2名不知道拿了幾次。」對門的堂哥黃進良種蓮霧在先,早些年他和幾位班員組成產銷班,當了班長,門口高掛的神農獎和帶著班員頻頻得獎,拍賣出高價蓮霧的事蹟,都是他的驕傲,堂哥是黃進文最親近的救兵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施肥就是你要加那個糖蜜,還有那個微生物,他這個就是酵母菌,然後就是豆餅跟米糠,那還有就是加那個魚漿。」現在自己動手做的益肥,也是當時堂哥和其他農友願意大方教他的,增加蓮霧口感的肥料,黃進文自己調製,耐心等待歷經十五天的發酵也從這發現,施肥曾是他頭幾年種不好蓮霧的關卡,總覺得多用點心是應該的,才不枉費發生困難時他都幸運的遇到高人指點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像剛回來是那時候是覺得說,化學肥料施多一點會比較快,比較看到那個成果,然後第一年就是失敗嘛,化學肥料施太多,那後來就是因為我們這邊沿海嘛,很多那個魚,那有一些農民,還有改良場就教我們做那個有機益肥,但是這個是要,人家講說好像你跟對師父喔,你就學得很快,那如果說跟錯了,那你好幾年都做不成功,還好我是遇到了,大家還是很願意跟我那個教我怎麼做。」會了施肥,還得學嫁接,才能讓黃進文寄予厚望的新品種,成功長上蓮霧樹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像嫁接的技術就是那個,找南洲鄉的蔡班長,因為嫁接我是最早從他那邊看到的,然後其他的還有一些就是像疏花疏果的那個技術,一般的農民他就是我那個產量越多越好,但是喔,那個品質不好的話,其實你會工作很多,而且賣不到什麼錢,那還是有一些前輩,他們就是知道說不要貪,疏果的話要留少一點,這樣品質才會好,而且賣的錢好,工作量又少。」那幾年從肥料、嫁接、農田管理,黃進文一邊四處向人學,也一邊自己下苦功,一場比賽中,他拿下全國優質蓮霧競賽冠軍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因為那一年也是有寒流,那我就是,我的防寒的措施做的比較好,所以就損害比較少,那變成那時候就是去比賽的時候,我的那個顏色,色澤還是很漂亮,它比賽是色澤、口感、甜度,那個綜合加起來的分數,因為那一年,我是防寒的措施做的比較好,那一年寒流來的時候我還有做防風網,把那個周圍,就是北方把它用防風網拉起來這樣。」不吝嗇的把得獎的原因說出來,這是他除了學別人的功夫外,自己也花了重視細節的心思,之後,蓮霧品質競賽優質獎神農獎,大大小小的獎牌接踵而來,地方上出了他和堂哥,一條街上住了門對門的兩位神農獎得主,為蓮霧產銷班打出知名度的堂哥,把班長的任務交給黃進文,希望他帶著大家一起改做無毒栽種,提升品質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他們看到我那個蓮霧比較漂亮,他們就會來問啊,說奇怪,你的蓮霧怎麼會比較漂亮,然後,我就跟他們講說,草生栽培的好處,那但是還是要去他們的果園看一下。」黃進文要帶給大家的成功新觀念,不只是怎麼做對環境和作物好,還想要徹底打破從前有些農家的只想獨好,不願分享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因為像這個蓮霧栽培管理技術,從早期比較保守,就是會藏私開始,但是喔,我是從建築業轉下來嘛,我就是希望說這個產業能夠更好,那我就覺得說分享的話,因為,去很多同學嘛,大家都有在交流,那分享的話還是可以得到一些交到很多的好朋友,還有就是看到這個產業,大家的那個種出來的那個蓮霧會更好,大家更有錢賺,就會覺得心裡很高興這樣。」始終記得,很多知識來自於他人,不久前,他接受農政單位的請託,希望以他得到神農獎的資歷,輔導新人,黃進文最近又忙著勤跑學生家的蓮霧園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我摘蓮霧,碰到臉頰都是冰的,打冷顫。」今年天冷,寒害多,一到徒弟蔡協良家,黃進文就先去看看防風網架好了沒,然後是疏果剪枝,到仔細的蹲在地上,教徒弟下肥料,也得下對位置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台灣的農業還是需要那個年輕人回來改變,因為就是年紀大的農民太多了,那變成你要把這個產業提升喔,現在已經到達極限了,你沒有年輕人回來的話,即使你要把它有比較大的改變不容易,還是要靠年輕人。」想起十多年前,他還是個不到四十的回鄉年輕農人,當初的受人幫助,現在也該用來扶持下一代,寄望他們拼出新路了,徒弟蔡協良大學畢業,去年剛回家幫爸爸種蓮霧,爸爸蔡順得除了是隔壁鄉的產銷班長,和黃進文還有一段特殊緣分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我那時候去上課,然後到他的果園觀摩,我是看他嫁接嘛,那時候就是因為你其實喔有好的品質喔,品種是很重要,變成你比較不好的品種,你還要更新,但是你更新最快的方法就是嫁接,然後就,我就是從他這邊學到他嫁接的技術。」蔡班長正是黃進文當年大刀闊斧,敢砍掉爸爸果樹,教他嫁接新品種的前輩,若是當年少了這份傾囊相授,哪會有這位神農獎老師,教出黃進文這個神農獎學生的佳績,當年蔡班長教他嫁接,現在,換他把所學教給蔡班長兒子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農業做久了,你如果沒有跟別人交流的話,你就是那個技術好像很固有的傳統就這樣一直做下去,但是現在有時候,像現在氣候變遷嘛,然後你就是要有一些改善的方法,那變成你就是要跟人家交流。」回家種蓮霧的蔡協良,其實已經有個得過神農獎的老爸,多了一位神農獎老師,黃進文對於他自己的定位,是一種打破父親傳給兒子的交流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因為你如果說自己,自己的爸爸教的話喔,其實是,兒子跟爸爸久了喔,就會比較有叛逆的個性,那變成有時候要教,其實是比較不好教,那別人的話,他就是就會比較那種生疏的感覺,就會比較有那個,老師比較有權威性。」也就是易子而教的道理,把多年功力都灌注給下一代,這對想改變也有能力改變農家的年輕人,一定是有幫助的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其實喔,就是有一些傳統它是會慢慢改變的,當你這個傳統都是這樣一直流傳下來,大家都會,其實都會跟著這個傳統,但是你改變的時候喔,大家發現說,改變會使大家的生活更好,或是什麼事做的更好,大家又會開始改變了,那就是我接受別人的幫助,然後我也就會說以後年輕的人他有困難,他需要幫助的時候,我就很樂意去幫助他們。」像是當年他怎麼說服爸爸,現在,就能讓學生減少父子磨擦,順利溝通一些。黃進文學生蔡協良:「黃班長是因為已經有一個流程,那我就照那個流程跟我爸講,然後,我爸就說那你就先試試看,試完他就OK,他就不管你了。」蔡協良回家的這一年,除了學技術,還做了些創新,他要把自己認識的13位年輕農友,包括種植棗子、芭樂、蔬菜,全都結合起來,成立網站。黃進文學生蔡協良:「那行銷的方式,可能在一個時間點是,我們這13個都有產品都同時出的時候,會出一個組合包裝就是因為現在的家庭比較都是小家庭,所以,我們一個裡面,就包含了全部我們13個所生產的產品,然後組合成一個禮盒去賣。」計畫正在籌備當中,已經讓老師黃進文非常讚賞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其實年輕人,他就是喔,做什麼事比較敢衝,比較會創新,那你如果農業要精緻化的話,你就是要靠那個年輕的注入這個年輕的活力,他能把那個單純的農業變成可能他會結合其他的產業,或是結合地方的特色 文化,那全部融合在一起的話,你就會讓這個產業有不同的那個面貌,有新的一面。」誇起年輕人,就好像看到當年那個急欲改變爸爸蓮霧園的自己。蓮霧果農黃進文:「那像我最初跟那個蔡班長學的,因為他就是可能就是人做久了喔,就不能突破,那就是可能要跟別人交流,然後像我做久了,我可能還是不能突破,但是那個年輕人他就比較會創新,但是他就是年輕人的經驗會比較不足啦,還是有一些,可能我們會跟他提醒一下怎麼做。」看到年輕人的創新、行銷,黃進文開始覺得會打電腦比會種蓮霧更厲害,把自己會的教給別人,看似付出,其實,也在年輕人這裡看到新方向,不久前,他把學資訊的兒子勸了回家,幫他做網路行銷。黃進文兒子黃國霖:「當我在做這個頁面的時候,他(爸爸)就會說,為什麼這棵樹會,他的希望是說我想要活潑一點,他想要有鳥巢,所以,我就幫他做一個鳥巢,然後他又覺得說,那是不是還要再一隻小鳥在上面,所以我就說,那我再幫他放一隻小鳥,它會讓人家看起來會比較生動比較活潑,而且,還有另外一點是,他會喜歡說,比如說,他很喜歡那個青蛙的那個叫聲,所以他會想說,他想要來上網訂購的人,會覺得可以聽到大自然青蛙的蟲鳴鳥叫聲這樣子。」雖然最後被兒子勸退,把蛙鳴持續放在放頁上恐怕會很吵,但,還是很高興他當年極力向爸爸爭取的愛護自然,草本栽培,透過兒子拿手的現代科技,變成了一個表達他理念的自有品牌,以後,回家接棒的兒子,一定也能從別的農友那兒,學到更多栽種技術,再做交流和創新。慶幸一路都有貴人相助,所以黃進文也樂於分享、傳遞專業,把教學相長變成一種一起提升蓮霧產業的力量,就像都得過神農獎的對門堂哥,隔壁鄉的蔡班長那樣,成功時也不吝於助人共好,家鄉的蓮霧才能薪火相傳、得獎不斷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王思平張熙恩 蹓狗甩贅肉

自由時報 – 2014年2月6日 上午6:11

記者吳志偉/專訪

王思平最近忙著拍攝台視、三立「回到愛以前」,同樣參與演出的張熙恩,還有新戲「神仙‧老師‧狗」剛上檔,她們趁著拍戲空檔,相揪帶彼此的狗寶貝運動去,不但能消除過年期間長出來的小肉肉,寵物也能開心玩耍,一舉兩得。

王思平愛犬裝跛腳

兩人平時就常帶著小狗散步或慢跑當運動,王思平牽起10歲的臘腸狗Momo,活潑好動到她快招架不住,她笑說:「牠就是一隻會瘋狂暴衝的狗,有時還會耍些小聰明。」她舉例不久前,Momo腳受傷,走路一拐一拐,整天躺在沙發上受到家人關心跟照顧,有天她看到Momo走路變正常,結果Momo驚覺被發現,立刻又變回「掰咖」。王思平常常工作太忙沒時間睡覺,Momo還是吵著要玩,讓她無奈直呼真是「甜蜜的負荷」。

張熙恩靠狗狗討紅包

張熙恩養的Audrey是1歲半的科基犬,她刻意將牠打扮整身喜氣,她笑說:「我過年時就靠牠去討紅包。」心情不好時,Audrey會趴在床上靜靜陪著她,讓她覺得很窩心,但卻也頑皮到讓她頭痛,「Audrey很厲害會自己開房間的門,有天我工作回家,看到放在櫃子裡三雙新買的鞋子全被咬爛,總共2萬多元,我當場傻眼,只能默默走到陽台發呆」。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駕車成為許多中國人春節回家方式

作者: 華爾街日報專欄文章作者: 華爾街日報 | 社會觀察 – 2014年2月5日 下午5:06

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年度人口遷移活動本週正在上演,數以億計的中國人坐上擁擠的汽車和火車,踏上了春節回家的漫長旅程。

不過,劉仁華(音譯)沒有這麼做。他打算拼車。

 

這位31歲的物流經理在網上找到了一位司機,後者的車內還有一個多餘的座位。他說,如果坐火車,他就必須站十多個小時。他還說,有時農民會把活禽帶上車,他還必須忍受小孩的刺耳叫聲,有些小孩還會隨地大小便。

 

中國對汽車的鍾愛已經改變了全球汽車產業,並推動了從石油到輪胎再到鋼鐵的各大市場。目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,去年乘用車銷量達到1,800萬輛。

 

這種情況也在迅速改變中國人的生活。直到不太久之前,中國多數城市的大街上還到處都是自行車。而截至2013年,中國的私家車總量超過了8,500萬輛,較十年前增長了13倍。

 

中國也由此出現了美國和其他國家司空見慣的一種體驗:公路旅行。

 

從1月31日開始的春節則給這種旅行提供了一個機會。

 

28歲的陳林(音)是上海的一位IT從業人員,去年12月他花費了人民幣18萬元買了一輛雪佛蘭邁銳寶(Chevrolet Malibu)。他主動提出免費讓人搭他的車回老家。他的老家在江西省的一個山村,距上海大約547公里。

 

不過他有一個條件:至少得有一名乘客指導他開車。

 

已經有駕照的陳林說,開車我是個新手,搭我的車可以免費,但搭車的人必須要有三年或以上駕車經驗,這樣他們就能在路上指導我開車了。

 

相比另外一種選擇,長途駕車回鄉聽起來比較有吸引力。中國發改委預計,在大約40天的節日期間內,鐵路、飛機、長途汽車和輪船的客運量將達到36.2億人次。據交通部官員稱,鐵路日均客運量為680萬人。

 

很多駕車回家的人都選擇了拼車。根據58同城(58.com Inc.)的數據,春節期間發帖子想要拼車或是提供拼車的人數是一年前的四倍。58同城是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在線分類廣告服務公司。

 

非營利拼車團體順風車公益基金(Shunfengche Charity Foundation)的發言人劉坤明說,該基金會組織的拼車活動在去年春節期間吸引了超過40萬名申請者,其中大約9,000人最終成功拼車回家。

 

不過,中國人還需要逐漸適應拼車這件事。很多發廣告求搭車的人都要求驗看身份證和駕駛證。一些司機說,孕婦、兒童和老人就不要申請了。

 

劉仁華在網上找到了拼車對象。他在網上發現了在上海工作的27歲法律研究人員蘇勝(音),蘇勝擁有一輛灰色的雪佛蘭科魯茲(Cruze)。

 

蘇勝是第一次開車回家。他的老家在山城懷化,距離上海大約1448公里。因為劉仁華的駕照還在申請過程當中,所以全程都得由蘇勝駕駛。

 

同樣是懷化人的劉仁華同意分擔汽油費和高速費。在中國,這兩種費用都很高。如今,油價已經達到每升人民幣七、八塊錢。劉仁華說,我兩年都沒回家了,我很期待。

 

但這個為期兩天的行程在1月28日開始時就不令人愉快,而且在行進的過程中變得更加糟糕。

 

駛出上海、走上高速花了一個半小時。上了高速路後,視野被霧霾籠罩。收費站附近交通擁堵。

 

杭州市附近的道路養護迫使蘇勝駛離了高速路,一個錯誤的拐彎導致行程又多出一個小時。

 

隨後在看到遠處一趟高鐵列車很快超過他們時,劉仁華的情緒可能被調動了起來。他對蘇勝說,兄弟,咱們和它比比。蘇勝則不答應,他說自己的科魯茲跑不了這麼快。

 

高速路上每隔50公里會有一個服務站,提供粽子、豆腐乾和茶雞蛋等中國風味小吃。但衛生間維護不善,在接待了成群的旅客後,帶著刺鼻的氣味和破損的水龍頭。

 

劉仁華給蘇勝剝了橘子,自己則嗑瓜子。不過,令人懊惱的事情還在增加。雖然一起翻車事故以及其他事故導致交通緩慢,但人們的駕車速度依然很快。

 

蘇勝說,在中國開車絕不會讓人愉快,路上秩序混亂,到處都是人和車。他注視著一輛馬自達轎車從他右側的車道超過了他們。蘇勝說,唯一讓我繼續往前走的動力就是離家越來越近了。

 

烏龍茶、紅牛飲料、檳榔和香煙都不足以使蘇勝打起精神。在經過14個多小時、約800公里的駕駛後,蘇勝決定放棄開到長沙的想法,他原打算在長沙過一夜。最終,他繞道去了南昌的一家旅店。此時他們距懷化仍有736公里。

 

蘇勝說,此行比他預想的要困難得多。

 

第一天的行程使他們花費了約人民幣800元,包括在五家收費站繳納的共320元高速公路費。

 

蘇勝說,自己不在乎過路費,只希望回家。雖然要應對麻煩和成本,他覺得自己明年還會開車回家。

 

Rose Yu / Esther Fung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